L 公司公告
Listing
联系我们 | contacts us
电话:0715-398158242
邮箱:39587959@qq.com
QQ:
地址:www.ag88.com

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公司公告 >

【观点】内地“通告艺人”兴起价格高昂竟成影响节目招商的关键

2019-03-27 18:31

  过度依靠通告艺人是内地综艺繁荣下的隐忧,终究国产综艺的成功越来越取决于节目本身内容,而通告艺人的活跃空间也将会变得狭窄。从长远来说,通告艺人们还是应该找到自己的看家本领,找一个专业性更强的职业进行深耕,方为长久之计。

  从各大卫视的王牌综艺到势头迅猛的网综,观众一定发现了不少熟悉面孔在各大节目中无缝切换,薛之谦、杨迪、于莎莎,乃至寇乃馨、黄国伦等都是各大综艺节目的“熟脸”。

  内地通告艺人的兴起与内地综艺节目爆炸式的发展不无关系,但当综艺模式和内容以燎原之势被消耗,内地通告艺人的命运又将奔向何方?

  “通告艺人”一词最早来自台湾艺能圈。虽然其形式和重要性不断发生变化,但是工作的实质仍然相同——让节目更好看、更有趣。

  和内地砸钱找明星的综艺节目不同,台湾综艺是以各种重口味的挑战整人节目起家的,后期又有大量的话题节目来撑场。在这样的节目中,明星所拥有的光环使他们无法让节目获得更好的效果。于是乎各种擅长耍痴卖乖、做嘴皮子买卖的“通告艺人”开始出现。

  不过虽然是艺人,前面加上“通告”两个字,从极光色到石墨烯深度还原华为20年研发布局,身价立马就下来了一大截。真正的明星艺人,上综艺的收入也会大打折扣。即使是在台湾综艺的全盛时期,通告艺人的收入也是少的可怜的。

  据说,通告艺人录一个节目的收入在250至640元人民币左右,最高也不超过4000元人民币,而他们在台北的租金、服装、造型、保养,甚至雇佣助理的费用都需要自己来承担。为了贴补生活,很多通告艺人除了上节目,还去摆地摊,在衣食住行方面也极其节俭。

  内地观众比较十分熟悉的台湾通告艺人谢依霖和陈汉典,都属于转型成功的典范。前者虽然以“一秒变格格”的技能出道,如今却再也没有人随随便便叫她“Hold住姐”了。陈汉典则是靠模仿起家,后来成为了《康熙来了》的助理主持,至少有了铁饭碗。再加上电影的邀约,也算是熬出了头。

  随着《康熙来了》的停播,台湾综艺在内地逐步没落,但台湾这种特有的综艺文化却开始在内地生根发芽。

  在如今的内地综艺节目中,薛之谦、大张伟、宋小宝、岳云鹏、费玉清、贾玲、贾乃亮、王祖蓝、ELLA、蔡少芬等可以说是内地综艺语境中的“通告艺人”。

  其中,薛之谦、大张伟、岳云鹏、贾玲和宋小宝更是成了热门综艺的标配。毫不夸张地说,这些综艺咖们参加节目的数量估计已经囊括了全年的综艺节目数量了吧!

  有综艺制作人披露,薛之谦、大张伟、宋小宝甚至已经成为制作方提案时的“PPT神兽”。不少现在综艺节目制作人都打趣说,“没个大张伟、薛之谦都不好意思跟广告商提提案”。

  可以说,内地的通告艺人们,早已不是早期台湾综艺圈中的边缘人,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频繁出现在观众视野中,已经不是出于本人增加曝光度的需要,而是节目自身依靠嘉宾取胜的不二法宝。

  而这些综艺咖,通告艺人的报酬也是颇为丰厚,以大张伟来说,凭借语出惊人和永远接得住梗的独特天赋爆红后通告费飞速增长。曾有综艺从业人员透露,去年春节前,大张伟的节目报价还是30万左右一期,但之后就是70、80万一期。如今,这70、80万已经不是决定条件,还要参考同台艺人的私交、档期是否方便,以及如何更节省时间。

  还有不得不提的薛之谦,微博大火后,仅仅五个月薛之谦就收到了二十多档节目的邀请。无论是台综网综、真人秀还是棚内,只要有薛之谦,很大程度上就预示着这期将是本季收视率最高的一期,就是综艺制作人和投资者们最放心的时候。

  喜剧演员宋小宝目前的综艺酬劳已高达90万-100万一集。而“小岳岳”岳云鹏现在上节目的价格也高达100万左右一期,像谢娜、贾乃亮这样的“老司机”,做节目一般都按“打包价”走,他们的价钱都是按一线明星的价位走。

  如此高昂的通告费让不少节目组叫苦不迭,不过,对节目方来说,重金邀请“综艺咖”也是希望拉动节目的收视和受关注度的无奈之举。有综艺制作公司直言:“薛之谦、大张伟这类型的艺人已经成为二、三线综艺节目的嘉宾标配,如果没有他们可能都拉不来投资。”因此,网络上关于“综艺咖可以影响投资”或许并非空穴来风。

  薛之谦与大张伟耍酷耍宝、插科打诨曾刷爆了社交网络,岳云鹏、环亚app,宋小宝的表情包至今可能都被人频繁地使用着。不可否认,这些综艺咖,通告艺人确实给综艺节目带来了很高的关注度。

  但需要注意的是,频繁露脸也有可能造成观众审美疲劳——不同节目的邀请一直不间断,“包袱”再多,也总有抖完的一天,此前准备的套路很容易被迅速消费完。

  不管是“雨露均沾”还是“我的天呐”、“45度角仰望星空”都已经看过多次,一味地用老梗与套路取悦观众,观众真的会永远买账吗?因此,“综艺咖”如果再拿不出带新意、更好玩的段子,会让观众失望。当观众失望的情绪积攒久了,对明星们的期待值会降低,“综艺咖”的人气或会下滑。

  这或许国内综艺发展初期,艺人综艺感无法和综艺质量同步成长是分不开的。无论是外援——韩国艺人的语言障碍、北上台湾艺人的笑点差异还是内地艺人们仍然在牢牢守护自己的人设——都让国内的通告艺人的稀缺成为当前的现实问题。

  另一方面,通告艺人本身似乎也并不能心安理得地维持着“通告咖”的title。不少歌手、演员转型成“综艺咖”后,他们自称压力也很大。岳云鹏曾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自己顶着取悦观众的巨大压力经常演唱《五环之歌》,大张伟说自己不想接受“综艺咖”这个名号,原因是觉得“很low”。

  比起台湾,内地的通告艺人不仅外表更光鲜亮丽,收入也更为可观,但人气增减不由人,人设崩坍也是常有的事,依靠短时间内络绎不绝的综艺通告终究不是长久之计。

  在接受采访时,薛之谦和大张伟都表示,做这么多综艺节目,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补贴音乐方面的花销。大张伟坦言,其实自己一直希望重心都在音乐上,“但是你知道这人生不让你这么做啊,所以我能做什么就做什么,但始终有热情和最努力的都是在音乐上”。

  薛之谦不止一次表示自己想红、想赚更多钱是为了补贴自己的生活,然后为大家献上更好的歌曲,所以每次录节目都会很投入,“你答应来录制,又不好好做节目,那人家下次就不会用你了”。他坦言相当珍惜事业又逢春:“我很害怕再过气,比如接受采访时一台摄像机都没有,我就很害怕。”

  过度依靠通告艺人是内地综艺繁荣下的隐忧,终究国产综艺的成功越来越取决于节目本身内容,而通告艺人的活跃空间也将会变得狭窄,不过这都是后话了。但从长远来说,通告艺人们还是应该找到自己的看家本领,找一个专业性更强的职业进行深耕,方为长久之计。

  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是:国内目前的造星能力偏弱。真正土生土长被捧红的人气小生只有杨洋、李易峰等寥寥数人。即便是黄轩、马可等新晋小生,也多数来自热播影视剧,近几年鲜少出现来自歌唱类偶像组合的“流量明星”。

  说“本土偶像组合渐成造星坟墓”也许有些夸张,不过“流量明星紧缺”的背后,又是什么原因呢?

  说到中国足球,大家都说要从“娃娃抓起”,各俱乐部也都在组建青训队伍。 然而说到娱乐明星,国内却少有类似专业的造星公司,形象好、资质优的帅哥美女后备队更是稀缺。这是一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无数的新生事物,都让大家有了更多的选择。

  比如一个“好苗子”,过去要成名可能需要找寻星探或者参加歌唱比赛,而如今这个自媒体时代,很多人只需要在直播软件开一个账号就可以了:成本少、门槛低、完全不需要培训演唱和演戏实力,几句“双击666”——大把的“礼物”纷至沓来。

  当没上过几天学的MC天佑以2000万跳槽,还有谁愿意去苦哈哈当练习生、参加什么“本土偶像组合”呢? 此前的偶像组合类造星,多依赖电视台和网络的选秀节目,不过随着政策的严控,这样的节目越来越少,对青少年的吸引力也就更加地偏弱了。

  另外,当今社会是一个万众创业的时代,明星不再神秘,很多人也已经走出了“非当明星不可”的窠臼。就业选择的增多,让很多明星转型当了投资人、导演等幕后职位,也让更多人有机会远离“偶像”这种就业选择。

  另外,旧有的明星培养体系也已经陈旧,跟不上时代的发展。种种原因之下,让“明星苗子”越来越少。

  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国内的造星水准,基本还处于1.0阶段,不但行业不规范,相应的法律、包装、打造等配套体系也不健全。

  导致国内的所谓“偶像天团”打造过程中,从创意策划、人设定位、音乐制作、形象包装、个人经营到宣传推广等各方面,都与日韩工业化的造型体系有较大差距。

  比如鹿晗、吴亦凡、黄子韬、张艺兴四位国内当红的一线流量明星,就全部出自于韩国SM公司的EXO组合,最近因为主持《拜托了冰箱》人气蹿升的王嘉尔,也出自于韩国JYP公司的GOT7。

  反观国内,真正说得上的只有TFBOYS和SNH48。目前看来,少年组合TFBOYS是一个少有的成功案例。不过SNH48则有些尴尬,虽然有着日本AKB48组合的总制作人秋元康担任总监督,但与AKB48在日本的热度相比有云泥之别。

  更早之前,BOBO组合也算小有名气。然而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另一个话题:不和和单飞。

  学者柏杨有一句非常有名的话:“一个中国人是一条龙,三个中国人是一条虫”,言论正确与否暂且不说,国内偶像组合的撕逼和“手滑点赞率”可谓超高。

  有的组合,比如BOBO、至上励合,因为早期参加选秀积攒了一定人气,加上平台力捧,可能人气还可以。然而,队员们之间关系并不相熟,甚至可能完全看不顺眼,只是因为共同参加选秀比赛才拼凑在了一起,一旦合约到期或者矛盾不可调和,更容易导致组合分崩离析,大好的发展局势转衰。

  比如最近刘洲成深陷家暴劈腿丑闻,就先后出现了一系列事件:马雪阳手滑点赞——李茂公开炮轰被踢走——马雪阳回击李茂赌博、欠债、打人——李茂爆料马雪阳睡刘洲成曾经的女友——张远借酒浇愁……一幕幕大戏让大家都上了热搜,然而带来的负面影响却很难消除了。

  比起这些,更早之前“井柏然手滑点赞付辛博劈腿”、“SNH48成员公开在微博骂战”已经算是一团和气了。

  最后说一说素质问题。我印象中的偶像,还停留在儿时“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的状态。

  那时小虎队的苏有朋曾经以台湾地区第5的成绩考入了台大机械工程系。他曾在自传中说,怕没有考好,给粉丝们做了坏榜样。

  睡粉、向粉丝借钱都有之,何谈尊重粉丝?(据说连“东北F4”这样的所谓偶像天团里的“尼古拉斯赵四”都睡粉丝、欠钱不还了)

  新时代的偶像们信奉“成名要趁早”和“及时行乐”,要他们给偶像们当“品学兼优”、“德艺双馨”的优质偶像,恐怕是难为了他们。

  然而,当各种私生活问题刷屏,大批量烂片轰炸,无脑单曲虐耳之后,这样的偶像们,还能红多久,就成了一个很大的疑问。

  有一篇文章曾感叹“流量小生选择少,二线演员机会少,好资源都被台湾艺人拿走了”,文中列举台湾地区艺人搭档大陆知名小花的例子:

  如果文中四个问题不得到改善,那么这只是开始!一旦将来日韩明星有机会大规模进来,那么中国娱乐产业有可能被全面攻占。

  其实,明星也需要供给侧结构改革!我们作为观众、粉丝,更应该擦亮眼睛,用我们的手指、眼睛、耳朵投票——淘汰一些品德差、艺术水准低的艺人,鼓励、喜爱一些敬业、品德好的优质偶像。

  这时,也更需要有实力、有担当的业内大佬、各位艺术院校的园丁们、各位梦想步入艺术殿堂的小鲜花鲜肉们……负起责任来,下内功培育、打造一些德艺俱佳、正能量的优质偶像、流量明星出来。

  这是一个国家和民族文化软实力的体现,也是构建“文化自信”的国家需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